兴义诚信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信用资讯 > 新闻资讯 > 正文
正文

从源头筑起遏制贿赂犯罪“防腐墙”—— 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三局副局长高云涛


时间:2015-11-02 09:51来源:中国改革报 作者:何玲 付朝欢
      近日,来自兰州家华电子科技工程有限公司的王海红坐到服务窗口前,将申请书、身份证、营业执照等材料递给了兰州城关区检察院工作人员。五分钟后,工作人员将一份载有“经查询,家华电子及其法人近三年未发现有行贿犯罪记录”的《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结果告知函》送到查询人手中。“这样我公司参与工程投标,就可以按规定提供‘廉洁诚信记录’了。”王海红轻松地说。

      如今,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制度已作为许多地方招投标和政府采购的必经前置程序,要求凡是准备参加投标或政府采购的企业必须提供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结果告知函。

      “如果放任有行贿犯罪记录的企业和个人继续进场交易,一个公平、诚信、有序的市场就无从谈起。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制度从源头治理腐败,是遏制贿赂犯罪的重要措施,也是检察机关在诚信建设方面的有益探索。”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总局三局副局长高云涛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注重应用

“廉洁准入”落地生根

      打开全国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系统进入查询界面,输入被查询单位的组织机构代码或者被查询个人的身份证号码审核通过后,点击行贿犯罪查询执行,系统将自动生成“查询行贿犯罪档案结果告知函”,有行贿前科的单位和个人马上原形毕露。记者日前在最高人民检察院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管理中心体验到这个系统的强大威力。

      高云涛介绍说,“近年来,最高人民检察院进一步加强参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的力度,在建立和健全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制度的同时,最高人民检察院紧紧围绕信息归集与录入、查询与服务、推广与应用等方面,推动全面开展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建立健全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的配套机制与制度。”

      据了解,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始创于2002年,当时检察机关探索建立“行贿黑名单”,在工程建设领域开展诚信咨询服务。由于这项工作对遏制贿赂犯罪具有特别功能并产生良好社会效果,所以得到推广。2006年1月1日,检察机关正式开展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将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并经法院生效判决、裁定认定的行贿罪、单位行贿罪等信息归集、录入建立行贿犯罪档案库,对社会开展查询服务。

      2011年7月,为满足社会日益增长的查询需求和诚信建设需要,最高人民检察院组建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管理中心,并实行统一管理。2012年2月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举行检察机关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系统全国联网开通仪式,检察机关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系统实现全国联网。2013年最高人民检察院修改制定《关于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的规定》并制定《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管理办法》,使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进一步程序化、规范化、制度化。

      与此同时,最高人民检察院积极推动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结果应用,使得廉洁准入制度落地生根。有关主管部门和建设(业主)单位根据检察机关提供的查询结果,对经查询有行贿犯罪记录的单位和个人进行规制,对其参加经济活动和社会活动实行一定限制。数据统计显示,从2012年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系统全国联网至2014年年底,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查询461万余次,涉及单位614万余家(次)、个人843万余人(次),有关主管部门和建设(业主)单位对经查询有行贿犯罪记录的单位2190余家(次)、个人2506余人(次)作了相应处置。今年1月~8月,全国检察机关共受理行贿犯罪档案查询214万余次,涉及单位256万余家、个人420万余人,受理查询数量比去年同期增长70.1%。其中,最高检受理查询393次,涉及单位3860余家、个人3110余人,受理查询数量同比去年增加167%。“行贿犯罪档案查询数量每个时期都有新的‘突破’,说明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已经逐渐走向深入。”高云涛说。

联合惩戒

“行贿黑名单”增威

      近日,山东东营市河口区检察院对政府投资690万元的河口区某单位改造提升工程招投标进行行贿犯罪档案查询时,发现某建工股份有限公司单位工作人员宋某某在2011年12月,有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的行贿记录,遂向招标单位回复《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结果告知函》。最终,招标单位作出取消该企业投标资格的处置。

      对于政府公共资源领域的招投标工作产生的“灰色利益链条”,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制度运用非刑罚手段,充分发挥警示和威慑作用,在有行贿前科的单位和个人与可能受贿的单位和个人之间筑起一道“防腐墙”,把住了政府投资的“廉洁关”。

      对此,高云涛感慨道,“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系统充实了社会信用体系的内容,将行贿犯罪信息录入全国行贿犯罪档案库并由有关部门和单位对经查询有犯罪记录的单位参与竞争进行限制,促使经营者廉洁、诚信经营,促进了失信违法惩戒制度和守信守法激励制度的建立,推动了商务诚信和社会诚信建设,实现了信用体系与司法工作的有机结合。”

      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最高人民检察院致力联合有关部门共同推行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制度,对有行贿者进行联合惩戒。先后推动工商银行系统应用行贿犯罪记录实行银行风险防控,与国家发展改革委共同下发了《关于在招标投标活动中全面开展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的通知》,与住建部、交通运输部、水利部共同下发了《关于在工程建设领域开展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的通知》,对在这些领域开展行贿犯罪档案查询、运用行贿犯罪记录,对经查询有行贿犯罪记录的单位和个人参加经济活动进行规制,实行联合惩戒。

      高云涛进一步解释说,根据查询结果,有关主管部门或者建设单位(业主单位)可以采取的联合惩戒措施也在不断多元化,如对有行贿犯罪记录的单位和个人作出限制准入、取消投标资格、降低信誉分或资质等级、中止业务关系等处置。“通过这种联合惩戒机制和办法使行贿者承担失信、违法、犯罪的代价,使通过行贿方式申办贷款、融资、拿项目、干工程等‘一本万利’的行为真正成为‘高风险作业’。”

深化协作

信用信息互联共享

      “如果我们拥有一个足够诚信的社会环境,那么每个人的道德水平、综合素养都将得到大大提升,可以让人人在吃穿住行用等方面享有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信用红利’,做到吃穿放心,居住安心,出行顺心,工作舒心,相处和谐,彼此信任。”寥寥数语,高云涛表达的不只是自己对诚信社会的美好期待,更是我们每一个人对诚信社会的向往。

      高云涛坦言,诚信建设不能一蹴而就,而要由小处着手逐步拓展与深化,其间要进行不断地培育、磨合和坚持。融入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之后,特别是信用数据发布之后将对检察机关工作形成一个很好的推动。一方面,检察机关将自身系统工作中生成的不良记录,通过及时整理形成系统化的信息集合,推送给相关行政监管部门,以更好地履行经济调节、市场监管、社会治理等职能。

      另一方面,各行政主管部门公布和推送的信用信息有助于检察机关履行法律监督职能,如行政管理、公共管理、行政处罚等方面的信用信息,可以帮助检察机关详细了解相关案件当事人的基本信息、信用状况,以及相关单位的守法状况和违规情况,促进检察机关在打击刑事犯罪、查处和有效预防职务犯罪等方面更好地履行职责。

      据了解,为了加强信用信息资源的整合,最高人民检察机关将继续推动开展行贿犯罪档案批量查询、网上预约查询,提升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的社会认知度和影响力,并启动职务犯罪记录库建设,从更加广范围和更深层次促进信用信息互联共享。同时,积极建设行贿犯罪档案互联网查询平台,实现与“信用中国”网站的链接。通过发挥“信用中国”网站的集中宣传优势,进一步加大宣传工作力度,及时发布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和应用等方面的工作信息,使其成为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工作联系社会、与社会各界良性互动的有效渠道。

      高云涛表示,“社会信用体系建设与我们的生活都息息相关,需要形成合力,共同推进。最高人民检察院将不断向纵深推进行贿犯罪档案查询制度,使其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更加深入、扎实、有效地得到应用,更多地发挥行业主管部门在推动廉洁准入和诚信建设中的重要作用,这是各行业相互配合、彼此促进的需要,更是市场经济健康、稳定发展的需要。”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